<sub id="v15bj"></sub>

<sub id="v15bj"></sub>

        所有人都應該讀一讀:周廣仁寫給青年鋼琴教師的話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/4/2 23:07:14 來源:沈陽學吉他 發布:劉巍 閱讀:


        我小時候,有人問我:“你長大了想干什么?”我理直氣壯地答:“當老師。”因為在我的心目中,老師是很了不起的,是有學問的,是教育人的,因此也是受人尊敬的。后來我學鋼琴了,我說要成為鋼琴家,我實現了自己的理想,我感到很幸福。因為我選擇了一個非常有意義的職業。我看過一篇文章,對我啟發很大,論的是,人怎樣算活得有意義。結論是:能推動歷史發展的行為是有意義的。我想,搞教育就屬這一類。如果沒有教師,音樂事業怎能發展呢。


        我熱愛教學,16歲就開始教學生,那時我在上海跟楊嘉仁先生學琴。楊先生留學美國密西根大學音樂教育系。他說,“你應該教學生,通過教學你能學到很多東西。”他知道我怎樣教小孩子識譜、彈音階、琶音、講樂理、表現音樂等等。他有一套先進的鋼琴教學法,我雖然只跟他學了6個月,但他那套教學體系,我用了一輩子,對我影響深遠。我記住了他一些基本觀點: 


        一、在教和學兩方面,教師起主導作用。教師必須在課堂上把一切給學生講清楚,甚至預先把樂曲的難點指出來并告訴學生具體的練習方法,使學生回家后知道怎么練; 

        二、留新作業時,就告訴學生正確的指法,不要等學生練了一個星期后,再改指法。每堂課應是建設性的,不是返工活;

        三、教學要有步驟,每堂課突出一兩個重點,因為學生不可能一下子做到所有要求; 

        四、教師不要責怪學生,首先檢查自己是否給學生講清楚了。 


        按照他這些觀點去教,學生進展順利、心情愉快。我覺得,教學是另一種形式的學習,它逼著你動腦筋,想辦法,解決問題,它使你不斷地提高和充實自己。教學的對象不同,需要面對各種各樣的學生來因材施教,因此教學是一門學不完的藝術。所謂“教學相長”,真是一點也不錯。


        記得,我年輕時候教過一位比我大的學生。那時,我自己的彈奏方法還不夠好,有些緊,而那個學生比我還要緊。我千方百計地設法解決她的問題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自己不知不覺地也松下來了。由于在我自己的學習過程中曾走了一些彎路,因此我總希望我的學生學得順利一些,這就迫使我總結教學上和演奏上的經驗教訓,使自己的教學更科學。 


        鋼琴教育家但昭義為恩師周廣仁現場演奏“思戀”


        作為鋼琴教師,演奏經驗對教學十分重要。鋼琴教學和鋼琴演奏是相輔相成的。因為我們教的是表演專業,有舞臺經驗的老師更能理解學生演奏時的怯場,能幫助學生解脫心理負擔,也更能容忍學生演奏時出錯。要鼓勵學生從每次演出中總結經驗教訓,而不去責怪他。如果過分地苛求學生,只會給他造成更大的心理負擔,對演奏很不利。我認為,鋼琴教師應堅持練琴和爭取多在公眾場合演奏,并不斷地擴大演奏曲目范圍,因為自己對樂曲掌握的深淺和廣博程度直接影響到教學的質量。 


        我們做老師的常常容易急躁。看到學生的毛病,恨不得他馬上就改正,特別對一些智力稍差的學生,真是急死人。這是由于我們常拿自己的能力來要求學生,體會不到學生的難處。其實學生各有不同,有的學得順,改的快;有的很費勁,腦子反應不過來,即使明白了,一下子也做不到。老師一急,再一兇,學生就害怕了。久而久之,喪失信心,師生關系緊張,惡性循環,更學不進去了。


        我有過一位德國老師,他問我:“你知道什么樣的老師最好嗎?告訴你,善于等待的老師最好。”我琢磨了很多年,才悟出這個道理來。“等待”當然不是消極地等待,而是積極地引導和幫助學生達到目標。“等待”的意思是容許學生有一個從不會到會的過程,在這個過程中,老師應該耐心而不要急躁。俗話說“嚴師出高徒”是對的。但嚴并不等于兇。


        有的青年教師說,我們不像老教師那樣有威信,不兇一點,學生就不怕我,就不聽話。很多家長也有這種想法。但我想,為什么教師要讓學生怕呢?難道不能以理服人嗎?所以作為教師需要很有涵養。教師常常要設身處地替學生想想,回想自己作學生時是什么感覺,是不是也有過冒傻氣的時候,如果老師只有批評沒有表揚,你將會是什么心情。 


        我們上課時容易專門去找學生的毛病,而對學生的努力和進步不給以應有的肯定。這對學生無意中是一種打擊。教師不要以為能挑刺兒就是本領,善于發現學生的點滴進步同等重要。一句鼓勵的話,指出他哪一個地方做得好,比上星期有進步,能夠使學生的自信心倍增和激勵他的學習積極性。教學應以正面教育為主。學習過程本是個不斷地克服缺點和提高水平的過程,但糾正學生的錯誤的方法有兩種,一種是告訴學生你有這種毛病那種毛病;另一種是正面引導學生去克服困難和糾正錯誤。經驗證明,后者效果更好。因為學生的心理狀態較健康,他努力地去做就是了。而前一種方法首先給學生扣上有“病”的帽子,使其心理產生壓抑,思想有負擔,不利于學習。 


        周廣仁講座:《我的藝術人生和鋼琴演奏》


        著名鋼琴大師阿勞講過:“我要是音樂學院院長,我要把心理學列為主課。”他怎么會說這樣的話呢?因為他從自己及其他藝術家的經驗教訓中意識到,一個藝術家的成功與否,單靠演奏技能和修養是不夠的,往往他的心理狀態起決定作用。作為學音樂的學生,如果沒有健康的心理,學習也不會順利。因此,教師要有意識地培養學生良好的心理素質,積極地把學生從心理困惑中解脫出來。像我們這樣的音樂專業學校,應該說學習環境中還有很多不健康因素。學生之間比高低,計較名次,學生怕考不好,對不起老師的辛勤培育,臺上沒有彈好,就像犯了多大的罪似的,因此學生的心理負擔很重。我常跟學生說:“不要跟別人比,要跟自己的過去比,經過努力,進步了就好。不要把分數看得太重。藝術本來就不能用分數來衡量。這只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。要緊的是,你是否真正學到了東西。


        對怯場的學生,我除了用自己的舞臺經驗啟發他,還給他舉一些大鋼琴家也同樣會怯場的例子,使他認識到怯場是很常見的事,不要想得太多,多上臺,多實踐,慢慢地就好了。對參加鋼琴比賽的學生需要做很多思想和心理工作,有了正確的指導思想和心理狀態,才能發揮得好;還要有正確的勝敗觀,得獎了,不能沖昏頭腦,失敗了,不灰心喪氣。沒有堅強的精神,是搞不了音樂表演專業的。我們的老師要多關心,要耐心地做思想和心理工作,切不可用難聽的話傷害學生的自尊心,更不能粗暴對待他們。 


        以上一些例子說明,當一名好的鋼琴教師是多么不易。教書育人,這個重任落在你們青年教師肩上,我國音樂事業的發展要靠你們了。我相信,在老教師打下的基礎上,你們會干得更好。


        (本文原載于《鋼琴藝術》1998年第二期)










        文章評論:

         以下是對 [所有人都應該讀一讀:周廣仁寫給青年鋼琴教師的話] 的評論,總共:0條評論
        最新文章
        推薦文章
        推薦圖片
        2020年最新cl地址入口